从手机大数据看北京市人口空间分布与流动迁移

2021-05-20 00:00:00 0

人口的空间分布和流动迁移遵循一定规律。一般而言,人口的空间分布受产业规划和公共服务设施影响;人口流动的驱动力主要来自经济因素,并受人口政策的影响。


鉴于数据的可获得性,我们以北京市为例,来分析人口的空间分布、流动迁移的背后驱动因素。


文章基于中国联通智慧足迹手机信令脱敏数据,并扩样至全量人口。本文通过监测2018、2019、2020三年的群体轨迹信息及位置变化数据,分析人口的空间分布及迁入迁出情况,数据趋势与七普数据一致。其中,人口的空间分布基于2019年联通用户工作地和居住地标签,迁入迁出情况基于2018年和2019年两年用户的位置变化数据,将在一地驻留6个月以上视为常住地。


人依功能居


北京市人口空间分布和产业分布高度协同。如图1,2019年底,北京市企业共有124万家企业法人,大部分分布在国贸、三里屯、望京、中关村、上地、西单和丰台总部基地等地。工作人口的空间分布也集中在这几个区域(图2),且工作人口数量与企业数量具有高度的空间相关性。



智慧足迹|大数据|人口大数据|位置大数据


图1 北京市企业法人空间分布热力图

智慧足迹|大数据|人口大数据|位置大数据

图2 北京市工作人口空间分布热力图

决定人口空间分布的还有公共服务资源的空间配置。北京市的公共服务资源从内向外依次减少。因此,北京市五环以内的居住人口密度远高于远郊地区。如图3和图4,北京三环内的三甲医院占全市的50%,五环内三甲医院占全市的80%,三环内重点中小学数量占全市的21%,五环内重点中小学数量占全市的44%。



智慧足迹|大数据|人口大数据|位置大数据

图3 北京市三甲医院空间分布图

智慧足迹|大数据|人口大数据|位置大数据

图4 北京市重点中小学空间分布图

同时,交通基础设施也是人口空间分布的影响因素之一。如图5,北京市居住人口基本沿地铁沿线分布,五环内居住人口基本上沿1号线、2号线、10号线、5号线、13号线等几条主要地铁线分布。五环外远郊地区也遵循这个规律,人口主要分布在地铁线周边。东、西2个老城区由于公交线路较为密集,居住人口受地铁影响较小。



智慧足迹|大数据|人口大数据|位置大数据


图5北京市居住人口空间分布热力图

人随产业走


从全国人口的流动迁移数据中,我们发现,2019年北京人口是净流出的。其中原因,除了和北京“人口疏解”政策相关,还受什么因素影响?北京流出的人口,是否如政策所预期的那样,流向京津冀其他地区?


通过“人口+”大数据分析,我们发现,2019年北京流出人口26万,其中一部分流向了京津冀其他地区,但更多人口流向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图6)。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我们认为,流向河北的人口,一方面受“人口疏解”政策影响,之前来自河北的人口回到原籍;另一方面受北京高房价的影响,部分人选择在燕郊、廊坊、大厂等环京地区安居。


从全国范围看北京流出人口的走向,影响人口空间迁移方向的主要原因是产业的空间转移,即“人随产业走”。我们发现,北京人口重点向上海、江苏、浙江和广东迁移,这与北京产业转移的方向基本一致。2019年北京市一共向外转移48479家企业,绝大部分转移至珠三角的广东,以及长三角的上海、浙江和江苏。北京转出企业排名前10的省份,共承接了65%以上的转出企业,其中12%的企业转移至广东省,9.8%转移至浙江省,9.5%的企业转移至上海市(图7)。

智慧足迹|大数据|人口大数据|位置大数据

图6 2019年北京市人口流出区域分析

智慧足迹|大数据|人口大数据|位置大数据

图7 2019年北京市企业流出区域分析

高端人才南迁


北京向外疏解的人口中,大多数流向河北、上海、江苏、浙江和广东等几个省份。那么,流向这些区域的人口具有什么属性特征呢?


我们从疏解人口的学历、职业、收入和网购消费能力等四个层面,分析北京疏解人口的属性特征。


分析发现,北京流出人口绝大部分集中在本科及以下,研究生(包含硕士和博士)只占据总流出人口的5.4%,说明北京对高学历人才的吸引力是比较强的。从流出人口的学历分布看,流向天津和河北的高中(含大专)以下、本科和研究生学历的人口比例分别是48.1%、46.8%和5%,流向长三角地区的占比分别是41.9%、51.6%和6.5%,流向珠三角的高中(含大专)以下、本科和研究生学历的人口比例分别是37.7%、55.2%和7.1%,也即北京流出人口中高学历人才大部分流向长三角和珠三角,尤其是流向珠三角的高学历人才占比最高(图8)。


从流出人口的职业分布看(图9),流向天津和河北的人口近一半是农业从业者,工人和互联网从业者居其次,主要原因是河北的一些农民工迁回河北,以及天津互联网产业的发展结果。流向长三角的工人和互联网从业者较多,尤其是江苏和浙江,这与江苏发展高端制造业,浙江发展互联网产业,承接北京、上海的产业转移高度相关。值得一提的是,虽然金融从业者在总流出人口中占比较少,但也能看出其重点流向上海市,这与上海全国金融中心的地位密切相关。流向珠三角的大约1/3是互联网等信息产业从业者,绝大部分流向深圳市,这与深圳互联网产业发达有很大关系。



智慧足迹|大数据|人口大数据|位置大数据


图8 北京对外迁出人口学历分布

智慧足迹|大数据|人口大数据|位置大数据

图9 北京迁出人口职业分布

从流出人口的收入水平看(图10、图11),北京流出人口低收入群体占绝大部分(65%以上),虽然流向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的人口低收入群体居多,但仍能看出差异,流向天津和河北的高收入群体只占总人口的10%,而流向长三角和珠三角的人口分别占区域总流出人口的15.6%和18.2%,高收入群体占比明显提升。


从北京流出人口的网购消费能力看,流向珠三角的人群网购能力明显高于长三角和津冀,尤其是网购客单价在1000-10000元之间的珠三角最多,占总流出人口的47.7%,其次是长三角。这证明北京流出人口消费能力较强的人主要迁向了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京津冀城市群13座城市中人口净流入城市为9座,净流出城市为4座,其中北京人口净流出26万。



智慧足迹|大数据|人口大数据|位置大数据


图10北京迁出人口收入水平分布

智慧足迹|大数据|人口大数据|位置大数据

图11北京迁出人口网购消费最大值分布

从城市群内部人口迁入迁出地看,北京-廊坊和北京-天津之间的人口迁移人数最多。北京对京津冀城市群内多数城市的吸引力程度相近,而天津和北京的人口迁移量占天津在京津冀城市群内的33%,大幅领先于其他城市的迁移量,反映出北京作为京津冀核心城市对人口的聚敛效应远高于副核心城市天津。京津冀日均人口流动情况也表明,北京-廊坊和北京-天津的联系度强。与此同时,保定-石家庄-邢台-衡水联系强度较强,人口流动较频繁,具备未来发展潜力。


从全国人口辐射范围看,北京的人口迁入迁出不仅在于对京津冀都市圈的辐射,而是横向发展,对全国一二线城市辐射力度较强。北京人口迁出前20座城市中有将近一半为全国一线城市,表明北京对全国的人口辐射能力强。


从城市群层面看,40%的北京人口迁移集中在京津冀城市群内部,24%集中在中原城市群,10.43%集中在长三角城市群,受地理位置和经济发展因素,北部湾和海峡西岸城市群对北京的人口迁出和迁入最弱。



智慧足迹|大数据|人口大数据|位置大数据


图12北京对京津冀和10大城市群人口迁移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