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社畜打卡率”最高的大城市是? | 城市生活复原追踪

2020-04-16 00:00:00 0

从三月初开始,新一酱所在的上海早高峰渐渐开始拥堵了。


班还是要上的。被迫接受抗疫模式还将在一段时间内常态化的城市上班族,工作状态相比两周前有了很大的改变。


《城市生活复原追踪》是新一酱持续关注疫情后城市恢复状况的系列专题,这次我们继续联合中国联通智慧足迹,利用近两周的人口流动大数据,看看不同城市里,常住人口回城、通勤的情况和半个月前有多大变动

智慧足迹

根据中国联通智慧足迹的活跃设备数据,我们统计出截至3月8日,不同城市当前常住人口数量占2019年常住人口数量的比例,即“返城率”


2月23日到3月8日期间,一线到二线城市的返城率平均增加了6个百分点,从两周前集中于五六成,上升到现在的70%左右。


制造业城市的流水线终于要重新嗡嗡运转起来。佛山、嘉兴、中山、金华、东莞等南方工业城市返城常住人口增长最快,近半月有13%-15%的常住人口回流。 


相比之下,人口已经回来八九成的长春、大连等等北方城市,返城率增长已经进入瓶颈。可能是由于首都仍在维持较大的入城入境严控力度,两周以来北京常住人口只增加了2.25个百分点,比深圳低了10个百分点。

智慧足迹

城市上班族们开始更努力地从疫情氛围下重新掌控生活的节奏感,数据显示这两周重启两点一线生活的“社畜”明显增多


城市的全量工作人口,由通勤上班族和职住一体的人群(如小商户经营者)构成,我们把工作和居住地点不重合,有稳定独立办公地点的人群,算作上班族。借助人口活动数据,我们能了解有多少上班族已开始通勤生活。


与直觉不同的是,城市产业数字化程度高的城市,通勤打卡的比例并没有比别人低。


疫情期间“虐”过无数上班族的远程协作APP软件钉钉,其总部所在地杭州竟然是一线与新一线城市上班族通勤比例、近三周通勤人数增长率的双料冠军,通勤人数比三周前翻了一倍;同样,互联网与高新产业发达的深圳上班族通勤率也超过7成。


而在 “严控型”城市,写字楼周边的咖啡馆的生意就还要熬上更长时间了。


北京三月初发布“人员密集企业到岗率不能过半”规定,通勤上班族人数增长较缓慢。苏州上班族返城、通勤增长率远低于同处长三角的温州、杭州、台州,可能与其部分入城高速路口关闭,部分区县仍对一省三市人员进行劝返有关。


新一酱还发现,天津是唯一一个通勤上班人数相比两周前不升反降的城市,但公开资料中并未能发现天津临时大规模通知回家办公的政策。了解情况的天津小伙伴欢迎留言讨论解惑。

智慧足迹

还有不少公司人目前只是定期去公司开例会,其余时间远程工作。


为了观察这个现象,我们把2月10日以来各个城市中至少在公司附近出现过一次的上班族人口,都算作“已去公司报到的上班族”,计算已经去打过卡的上班族人数。


一线与新一线城市中,已去公司报到的上班族人数占比除苏州外均超五成,其中宁波、杭州、东莞超过七成,整体远高于2月9日到过公司上班族人口占比。


这意味着,还有相当大部分的城市人,仍在处于观望轮岗状态,还未恢复每天通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