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趋势:2019反向春运重庆TOP1,珠三角空城比最高

2019-05-30 00:00:00 0

反向春运,定义在春节期间原本由大城市年轻人回归故乡与家人团聚的人口迁徙规律,增加了一种逆流而上的趋势——老人由故乡地去往子女工作地团圆过节的流向。

空城比,定义为春节期间出现在某个城市与春节前城市常驻人口数量之比为该城市的空城比。空城比<1表示人口为净流出,空城比>1表示人口为净流入。


不知不觉间,2019年春运接近尾声,节日期间,全国人口出行存在哪些规律?人口流入和流出大省有哪些变化?哪些城市会有反向春运的特征呢?近日,智慧足迹城市大数据研究院基于中国联通手机信令大数据,对全国人口出行特征进行综合分析,权威发布《2019年春节全国出行报告》,从全国省、市迁徙尺度出发,洞察2019春运新动向,探讨运营商大数据在交通出行人口洞察方面的应用。


全国迁徙总量激增,与18年分布趋同


2019春节期间,全国跨省迁徙总人口量近1.8亿人,较2018年有明显增加,由1.4亿增加至1.8亿,涨幅28.6%。全国尺度上人口流动性增强。

智慧足迹

广东、浙江、江苏三省人口迁出量位居三甲,且均超过1000万,与经济发达、劳动力密集的省份完全对应。排名前十的省份中上海、北京以直辖市的身份进入,说明大城市的建设发展离不开全国各地人民的支持。


智慧足迹

2018年广东、浙江、江苏三省排名同为前三,与2019年相比地位没有变化。但是,迁出量明显降低,说明随着城镇化的加强,各省人员对自己常驻地的归属感明显变强,留在常住地过年的人明显增多。


智慧足迹

人口流入方面,河南、安徽、湖南入选三甲,且均超过1000万,劳务输出大省的地位凸显。湖北、河北、山东等省进入前十,传统意义上劳务输出省份特点非常明显,春运跨省迁徙以广大进城务工人员为主。


智慧足迹

与2018年相比,河南、安徽、湖南三甲地位没有变化。排名前五的省份迁入人口数量变化不大,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对故乡的眷恋情怀一直没变,回家过年的人不远万里依然要赶回家乡团圆。


省级城市首位度明显,杭州、佛山、武汉春运迁出量退出前十

  从城市尺度的迁徙来看,春节期间,跨市迁徙总人口约2.4亿人,较2018年增长0.1亿,涨幅仅4%。城市尺度上人口流动性有小幅增加,但趋势不明显。

    结合省域数据来看,同省内跨市出行的总量有明显降低,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以省为界,各省级城市的首位度明显增强,并且人们更容易在超大城市、大城市定居下来,这与2018年各大省会城市发生的抢人大战不无关系。


智慧足迹


北上广深一线城市排名前四位,与一线城市人口地位完全对应。前十名城市中,环渤海城市3个,长三角城市2个,珠三角城市3个,成渝城市群2个,分布相对较为均衡。

智慧足迹


与2018年相比,一线城市仍然牢牢占据前四位置,排名没有变化。

    但是绝对数量上,一线城市迁出人口均有显著降低,说明留在一线城市人群明显增加,对他们的认可度逐渐上升,也从一定程度上说明,原本生活在一线城市的流动人口,2019年没有返乡。

    杭州、佛山、武汉退出前十,大连、天津、重庆进入前十,预计与各个城市的落户及就业政策的变化有关。



直辖市流入整体强劲,务工人员故乡情浓依旧


智慧足迹

四个直辖市北京、上海、天津、重庆均有入选,其余主要集中在北方劳务输出人口较多的三四线城市,例如菏泽、商丘、邯郸等等,再次证明春运以劳务返乡人群为主。

智慧足迹

对比2018年发现,除重庆外其他直辖市均未入选前十,流入人口前十均为北方劳务输出人口较多的三四线城市,证明2019年除劳务人群返乡外,还有明显的去往直辖市的反向团圆人流特点。

跨域城市迁徙,省际兄弟皆老乡


智慧足迹

从全国层面上来看,武汉-黄岗,武汉-孝感,西安-咸阳位列三甲,武汉流向黄岗的人口量拔得头筹,最为火爆。三甲之间绝对数量差别不大,均超过30万人。TOP20中,上海-周口之间也有超过20万人的流动。

    从区域及省级层面上,绝大多数人均在本省之内不同城市流动,即使跨省出行也是临近两个城市之间迁徙,从这个层面上看人员的流动性,城市之间人口的吸引力与城市之间的空间位置距离呈现出明显的正向相关关系。其中城市群都市圈的效应可见一斑。例如大武汉都市圈,关中平原城市群,成渝都市圈等包含的城市均位列榜单。

    从流向来看,主要的迁徙路径依然是发生在胡焕庸线以东,直辖市以及各省会城市是迁徙发生的主要节点,尤其是北京、上海、成都、武汉、西安、广州、贵阳等。各重点城市的人口腹地虽有重叠,但也有较强的指向性。省内的迁徙均围绕省级或者副省级城市进行,如四川以成都为核心向外,陕西以西安为核心向外,河南主要围绕郑州等。


珠三角工作多,四线城市把乡归


空城比,定义为春节期间出现在某个城市与春节前城市常驻人口数量之比为该城市的空城比。空城比<1表示人口为净流出,空城比>1表示人口为净流入。

智慧足迹


智慧足迹


数据显示,沿海、京津冀等经济发达地区的人口明显减少,而中部的河南、山东等地人口明显增加。上海、苏州等主要大型和特大型城市人口减少明显,菏泽、商丘等三四线城市人口增加明显。


都市圈差异大,大湾区空城比最高


智慧足迹


对人口净流出的城市进行分析发现,空城比最小的Top5全部位于广东省珠三角区域内,其中东莞市以41.40%的空城比获得状元席位。

    从区域上看,空城比排行前20的城市中,位于珠三角的就达到8个,占到珠三角总城市数的60%以上,表明珠三角的产业以外来务工人员为主,劳动密集型的科技制造业居多,大部分人都会在忙碌一年之后回到家乡与亲人团聚。

    但是京津冀城市群中,仅有北京1个城市上榜,证明城市群的差异性比较显著,对人群的吸附性比较明显,首位城市虹吸现象非常突出。

    此外,除重庆市以外,其余所有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等35个重点城市,其空城比均明显小于1,春节期间均为人口净流出城市。


反向春运特征显,50后进城来团聚


    2019年春节,除了依然经常见诸媒体的春运之外,出现了一个新的名词“反向春运”。

    反向春运,定义为在春节期间原本由大城市年轻人回归故乡与家人团聚的人口迁徙规律,增加了一种逆流而上的趋势——老人由故乡地去往子女工作地团圆过节的流向。

智慧足迹


    在城市迁入Top10中,北京、上海、天津的上榜恰恰说明了这一趋势。

    具体来看,在反向春运TOP10的城市中,重庆排名第一,这与迁入人口城市排名一致;北京排名第二,表明北京作为直辖市其反向春运的特点尤为突出。


    分析原因,反向春运的火爆,可能跟以下几个因素有关:

    1. 在大城市买房定居的人越来越多,春运一票难求的背景下,老人进城与儿女团聚显得更加方便快捷。

    2. 大城市生2胎的人增多,相比较而言老人进城更加方便。

    3. 到大城市旅游过年的人越来越多。


    进一步选取重庆、北京、深圳、上海4个城市对比可以发现:

    到重庆反向过年的人群主要分布于周边成都,广安,达州等地,距离均在300km以内。

    北京除周边保定、张家口、石家庄以外,哈尔滨和沈阳也有一定分布。

    上海主要分布在苏州、六安、盐城、芜湖等长三角城市,除此之外跟北京,重庆也有一定交换量。

    深圳作为典型的移民城市,其反向春运则主要分布在重庆、衡阳、邵阳、荆州等地,周边东莞,中山等城市反而较少。